我覺得我是個很不常思考的人
可能大多時間都腦袋空空



在愚人碼頭時腦中浮現的畫面
深夜時分
全世界都睡著,只有自己醒著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!


我自覺是個需要公式的人
無論生活、創作、感情、人生皆是,所以天外飛來一筆的創意很少在我腦中噴發
我的思路常常停在感覺上
而沒有常去深思,所以錯過很多很重要的事情


逛美術館時,我的欣賞常常僅只於那些藝術家的創作方法、故事、美美的構成、畫面、素材
而我妹看完美術館的攝影展後卻能吐出跟創作有關的想法:

「有些照片,它只是很簡單的幾樣物品,如糾結的繩子或漫漫長路中間的一雙小小拖鞋,但是卻能給你[它很孤獨][它很煩躁]的想法。
因為人會將自認有意義的事情在腦中自行詮釋。
又如白色畫面上的白色漢堡,它不尋常的原因,是因為在你腦中它有千萬種色彩的可能。」


這席話或許點出我對於畫畫創作時的某些盲點。美妙的人物體態、臉上的妝、穿的衣服、場景、光線都只是種元素,是為了引出觀者的情緒和想像而存在的,沒有一樣東西會毫無意義的存在畫面上。

畫面的意義永遠來自觀者的後詮釋,而非畫面本身。

一張照片對看的人來說,若那個人對照片產生情緒或想像,那麼就是意義、就是故事性。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做作的Daph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